咸鱼小麦麦.

今天也是个喜欢世勋路飞的日子.

【索路】拥抱.

    索隆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做海贼了,并且选择在一座春岛上定居,一住便是好多年。
.
    村民会看到索隆会隔三差五的带着食物走进森林,他们都知道是去干什么,但从未有人说出来。
.
    正午,索隆带着一瓶酒走进森林。穿过森林,到了岛的另一边。
    那里有个墓碑,是他的船长的。
    他在附近盘腿坐下,带着笑意说:"抱歉啊路飞,没带你最爱的肉,下次给你带吧"
    他像在给他的爱人唠家常般的说:"今天的天气也很好啊,连风都是带着暖意。前阵子碰到一群海贼,他们没有伤害村民,反而是和他们聊的很来。村民都是很友好的......",他停顿了下来,大海拍打到沿岸。
    "路飞,我也老了啊,时间不多了啊..你这混蛋..",他喝着酒,似乎把所有的情绪都喝进去般。
    昔日意气风发的男人转眼间也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人了。
.
    路飞当上海贼王后的一年。
    船上弥漫着一股悲伤,乔巴眼里蓄满泪水,哭腔着说:"对不起,是我没有,呜呜呜...路飞他,路飞他只有半个月生命了!呜呜呜"
    "骗人的吧..乔巴会不会是你检查错了啊"乌索普干着嗓子说,他不敢相信,怎么可能相信,他红着眼,祈求着这只是个误诊。
    "乔巴你重新检查下吧"
     "对,对啊"
    其他人也跟着说。
    "我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结果都是一样,这种病很罕见,我找不到方法,是我没用..呜呜呜"乔巴终于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船舱里陷入沉默,只有乔巴的哭泣声。
.
    路飞还是和往常一样大大咧咧,只不过船员的反应和以前大不相同,这让他很疑惑。
    晚上,路飞提议开宴会,没有人赞成没有人反驳。
    "你们最近都怎么了,好奇怪啊,开心一点嘛。"
    离路飞最近的娜美站起来,快步走到他面前,揪着他的领子吼道:"你这混蛋知不知道你快死了啊!你让我们怎么开心起来啊!你这混蛋.."娜美揪着衣领的手慢慢松开,支撑不住的坐在地上,捂着嘴低声哭泣。
    路飞压低草帽,一时间没有人说话。片刻,路飞就笑着蹲下来对着娜美说:"没关系,我这一生过的很开心啊。"
    他站起来对着他们说:"有你们这群伙伴真的是太好了,放心吧,我怎么可能就轻易被病苦而折磨至死的人呢。"
    路飞接住飞奔过了的乔巴,说:"拜托你了,乔巴。"
    "嗯..嗯!"乔巴泪眼朦胧的点头答应。
.
    之后,路飞每天都要喝药,尽管每一次都抗拒再到服从。
    索隆没有训练也没有睡觉,在甲板上吹风。
    "索隆。"
    侧头,看见大大的笑脸,阴郁的心情也随之消散,眼眸染上笑意,回应的喊他的名字。
    "今天你想吹风嘛?"
    "嗯"
    微风清清,让人惬意。
    海面被划出一条条痕迹。
    索隆看向路飞,被看的路飞也看向索隆,相视而笑。
    路飞看向远方,缓缓的说:"我啊,真的超想和你们继续航行下去啊"
    索隆皱着眉,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这样的话题。
    他继续说:"如果我死了,把我安葬在我们最后一起登陆的岛上吧。"
    索隆没说话,他抱住路飞,低声的说:"你会一直在的,对吗?"
    "嗯!"
.
    几日后。
    他们登陆到一座春岛,过了一晚上。
    路飞的病情刚刚有好转就开始恶化,并且高烧不退。
    所有人都围在路飞的床旁边。
    "已经退烧了,病情已经恶化了,如果今晚撑不过去...撑不过去的话..."乔巴揉着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
    路飞刚醒,就被一大群人涌上来问怎么样了。
    "我没事啊,放心吧,咳咳咳。"虚荣的声音刚说完就咳嗽起来。
    "你骗人!你是不是瞒了大家很久了"
    "我不想让大家担心啊"
    "你是笨蛋嘛"连责备都含着心疼和难过。
    路飞抬起手,揉着自责的乔巴的头,说:"这不怪你,你是最棒的医生,不是吗。"
    "路飞..."
    索隆在一旁,握紧剑鞘。
.
    "对不起大家,我可能食言了"
    路飞挤出微笑,缓缓闭上眼睛。
    他听不到哭泣声,听不到沉默下强忍的声音。
    同时,下起了雨,似乎连上天都在为此刻悲鸣。
.
    索隆躺着自家床上,闭上眼睛。
    人在临死前思绪会跟走马灯似的回放。他回到了意气风发的日子,回到了和他一起的日子,回到了他成为海贼王而他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回到了他的船长死亡的那一刻,最终剩他孤身一人。
    他早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却失去了他甘愿俯首称臣的王。
.
    "索隆,索隆,索隆"
    他听到了声音,他皱着眉睁开眼睛,他看见了光,和路飞的笑脸?
    他有些恍惚,仿佛身临梦境般,不敢相信又小心翼翼,连语气都带着颤抖。
    "路飞?"
    "啊啊,索隆你终于醒了,起来陪我玩嘛"
    索隆站起来,依着本能的抱住路飞,他贪恋他的拥抱。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他说,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个拥抱。
    心潮澎湃。
    "怎么了索隆?做噩梦了?别担心我会一直在的"路飞感觉到索隆的心情后,笨拙的安慰他。
.
    "路飞,你会一直在的,对吗?"
    "嗯!"

回看之前的剧情真的是有趣哈哈哈
p1索大你也太宠路飞了叭完全听路飞命令
p2你们也太默契了叭异口同声说不要打扰我们啊啊
p3.4互相相信对方真的是太好了感觉
p5拖着路飞就这么跑过去不看一下啥情况吗哈哈哈
p6这话说的真的是太苏了
p7无意间截到的小表情太可爱了叭。

【索路】醉酒.

    他在喝酒。
    喝着浓度极高的酒。
    饶是他都有些驾驭不了。
    这是他从厨房拿的,一次性拿了三瓶,其中已有两瓶空了被丢在一旁。
    他觉得自己醉了,看东西都迷迷糊糊。
    夜晚的风都是燥热的,他扯着衣领,抬头不小心看见了天上的星星。
    喝完最后的酒,酒瓶放在旁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甩甩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艰难的走到自己船长的房间。
.
    开门进入关门。
    路飞还是睡的很香。
    索隆脱掉鞋子压在路飞身上,他看见他漂亮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他还是保持这个姿势,亲吻了他的嘴角。
    "原来是索隆啊。"
    "什么时候醒的。"索隆把头窝在路飞的肩膀上,他甚至可以听到脖子处脉搏跳动的频率。
    "emm..在索隆拖鞋子的时候。"
.
     "索隆你喝酒了?"
    "啊..是啊。"索隆对着他脖子处,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引起对方的一阵笑意。
    "索隆你好坏啊,为什么大晚上喝酒啊,有心事吗?"路飞轻锤了他的后背,后继续他要说的话。
    "没有。"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子处,得到对方的一句好痒啊,他不在对着这里,反之与他对视。
    他觉得他的船长里眼睛有星星,就像星星坠入眼眸里,一眼万里,难以抗拒
     当然,他早已沦陷。
.
    "我想吻你。"他说。
    "可以哦。"他笑嘻嘻的凑上去。
    他在吻上去的时候,还在想他的船长简直坏透了,撩拨心弦。
    他带着笑意,亲吻在一起。

【ALL路】关于船长.
全员向且短篇

.索隆
    他倚在甲板上,闭眼深思,看上去像睡着一样,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比如,刚当上海贼的时候。
    思绪万千,他有些理不过来,后来他真的睡着了。
    他几乎是热醒的,他皱眉睁开眼,结果看见自家船长像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留着口水完全一副睡得正香的样子。
    他无奈的叹气,掰开船长的手准备换个姿势睡,结果刚掰开就被缠上手臂,还附带一句梦话:"不要动,索隆ZZZ....最喜欢...了ZZZZ"
    ....笨蛋。他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把船长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再一次闭眼,如果可以忽略耳朵红这件事实的话。

.山治
    他在厨房,在给某个橡胶混蛋做夜宵。
    某个根本不明白已经深夜几点的混蛋还在他身后高兴的催着要吃饭。
    这样下去买带锁冰箱根本没用了啊。他啧了一声,但还是做了船长最爱的肉。
    "哇啊啊啊!是肉耶!果然还是山治的饭最好吃了!"
    "混蛋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嘛,每次都来厨房偷吃。"
    他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他看见自家船长以惊人的速度解决完了几大盘的肉,拍着鼓起来的肚皮,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
    "嘻嘻,可是我饿嘛,山治你都这么说但还是每次给我做宵夜,不是吗。"
    他再次深吸了一口,吐出许多的烟雾,他好像,真的每次都这样,他似乎拒绝不了他的要求。
    他夹着烟,捻灭在烟缸里,他赶着船长走,并且说:"混蛋吃完就给我滚回去睡觉。"
    "山治果然很温柔呢 嘻嘻。"
     ...切。他洗着盘子,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罗宾
    她翻着手中的书,也留意着坐在她对面的人。她抬起头,撑着腮,看着一次又一次垂下去的头颅,用能力想帮他换个姿势睡觉,结果不小心弄醒了。
    "阿拉,路飞你在睡觉吗?"
    "嗯....没有!"船长有些迷迷糊糊,反应过来用撇脚的演技想蒙混过关。
    对此她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揭穿,转而继续看书。
    "罗宾,给我讲个故事吧。"
    "那么想听什么呢。"
    "嗯...都可以哦。"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
     故事讲到一半,听故事的人早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她合上未讲完的故事书,用能力拿来一件衣服披在他的身上。
    "做个好梦,我的船长。"

.娜美
    她在房间里画着海图,画完一张伸了个懒腰,感觉关节都好久没活动一样。
    她听到外面一阵骚乱,连忙跑出去,然后,她看见她最喜欢的一套家具被那个笨蛋船长给弄的粉身碎骨。
    罪归祸首打了个寒碜,僵硬的回头,尴尬的对着她笑,弱弱的打了个招呼:"娜美.."
    "路 飞!"
    某人意识到不妙后刚想开溜就被一顿暴打。
    她蹲下来,在地上画圈圈,一脸无爱的说:"我感觉到我的贝利在哭泣。"
    船长站起来,鼻青脸肿的道歉,声音都变了一个样。
    "开销就从你这个月零花钱扣吧,不,下下个月也是。"
    "不要啊娜美。"
    她回过头刚想训斥他,就被他可怜的小眼神打败了,她在嫌弃自己怎么那么快就败下阵来,她叹气。
    "扣你这个月零用钱。"

.乌索普
    他把鱼饵上好,甩到海里,寻思着钓一条大鱼上来,作为今晚的晚饭。并且他已经准备好词汇来告诉路飞和乔巴自己是怎么费九牛二虎之力钓起来的。
    "乌索普,你在钓鱼嘛,我也要钓。"
    "呦西,让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钓鱼技术。"
    船长拿来一根鱼竿,利落的套上鱼饵,坐在他身边开始钓起鱼。
    不过等了二十几分钟都没见鱼上钩,船长忍不住开始怨念了:"为什么还没有鱼上钩呢,鱼啊鱼啊鱼啊。"
    "别急,很快就有了。"
    话音刚落,他的鱼竿就剧烈的颤动起来,他自信一笑,马上拉动线,说:"等着,本大爷这就收拾你这条鱼。"
    "乌索普乌索普!快拉线!"
    "我知道了,路飞你快点来帮我!"
    他险些被扯出去,站稳后用尽全身力气来拉,和船长齐心协力下,钓起了一条大鱼。
    "看吧,我就说会有鱼上钩的。"
    "厉害!晚饭晚饭晚饭。"

.乔巴
    他在研究草药,灵敏的鼻子能让他分辨出哪些是能用的哪些不能用。
    "乔巴。"
    他家船长推开门,站在门口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他放下手中的草药询问怎么回事,船长说是因为弗兰奇和乌索普一起研究出新机器要实验。
    他眼冒星星,激动的刚想跟出去看,忽然他停下来,说不行。
    "怎么了?"船长问。
    "我还要研究草药,为了能治好大家!"
    "这样啊,那就叫他们下一次再实验吧,今天我们的乔巴医生也是很勤奋呢,哈哈。"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开心的,你这个混蛋!"

.弗兰奇
    他在制造新机器,作为一个船匠必须好好保护这艘船才是啊。
    他在制作过程中,顺便也弄了几个小玩具,当然是为了他家船长来的时候给他的小惊喜。
    男人都是挺喜欢酷的东西,他家船长不就是很明显吗?
    他也在追求浪漫,只不过比他们多了个标签:变态。
    变态怎么了,我是变态我骄傲。
    他哼着小曲,心情愉悦的干着手头的工作,等待他家船长的到来,同时也在期待着看到新玩具的兴奋表情。
    他听到声音,用大拇指推开墨镜,独特的颤音打着招呼。
    "呦,路飞。"

.布鲁克
    他在成为他们的伙伴时就已经把生命托付给了他家船长,当然,他也在实行。
    他也在坚信着他家船长会当上海贼王,不过好像他对别人说这句话的次数有点多?
    在桃之助让他演奏一曲的时候,他当场就抠鼻子一脸嫌弃的说不要,我只听路飞先生的。
    他早就将生命托付给了他的船长,意味着他的船长需要他的话,他毫无疑问且忠心耿耿。
    "布鲁克。"
    思绪被拉回到现在。
    "呦嚯嚯嚯,怎么了路飞先生?"
    "我想听宾克斯的美酒了。"
    "明白,船长。"
    他会在他通向王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他会在他成为王的时候做一个最忠诚的骨头剑士。

【罗路】大海 星辰 我们.

    凌晨一点多。
    罗失眠了,准确的说,是完全没有睡意。扛起鬼哭在甲板上走,顺带看一下有没有敌袭。
    以前失眠了只在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海下的景象,说实话看多了也会腻了。现在在同盟船上倒是可以看到海面和星星。
    忽然看见自家同盟的坐在小狮子上面,想起来他们的船员说是专属位置,其他人谁坐跟谁急。
    罗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就是个旱鸭子,还要坐在最危险的地方,虽然每次落水都会被船员捞上来,也每次少不了一顿臭骂。
.
    "草帽当家的。"
    "原来是特拉男啊。"
    路飞没回头,紧绷的身体瞬间松懈。
    "还不睡?"
    "睡不着。"
    罗不知道说什么,虽然自己也是经常失眠导致黑眼圈越来越重,可是怎么看他也不像失眠的人。
    "真想和特拉男一直同盟下去啊。"
    "草帽当家的,我们是海贼,有着一样的梦想,同盟结束以后,我们依然是对手。"
    "就是以后会打架嘛?嘻嘻,那就以后再说吧。"
    还是一样的不考虑严重性。
    下次见面嘛....罗叹了口气,凝望着海面,他想,下次见面会是一场恶战吧。
.
    "特拉男,你看!"
    路飞跳到船上,兴奋的拉过罗,指着天上的星星。
    罗抬头,满天繁星映入眼帘。
    "小时候我和艾斯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趴在窗户上看星星,不过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哈哈哈。特拉男有没有觉得很好看?"
    罗把视线转移到路飞身上,他才发现,原来路飞的眼睛像天上的星辰坠入进去般,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他的心脏比以往跳的更快。
    他理解为是晚上太过于燥热而导致的,绝对不是其他原因。
    可还是依本能的说出那句话。
    "嗯,好看。"
    "可是特拉男为什么要看着我说呢?"
    路飞歪着头不解问道。
    小秘密被揭穿后感觉耳朵都要烧起来一样,罗退后几步,轻咳了一下,转移了路飞的注意力。
.
    "特拉男..."
    "嗯?"
    "我饿了特拉男,你的能力....."
    "想都别想。"
    "特拉男,特拉男,特拉男。"
    "...就这一次。"
    "果然还是特拉男最好了!"

我喜欢春天的树 夏天的花 秋天的黄昏 冬天的太阳和每天的你♡
【真的是太好看了叭 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啊啊 我磕爆。

啊啊真的是超喜欢路飞的
日常沉迷
笑起来超好看超喜欢
我不管路飞小天使我的。

【丑哈】论烦躁的自我消化.
看文预警.异常短小.
第二人称.

    Puddin,I Love You.
    又来了,你烦躁的同时内心掀起波澜,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感后,你把全部责任都推给烦躁,试图盖过,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在你鼻尖萦绕,你看了她一眼,她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你的心脏在跳动,似乎比以往更剧烈些。
    你靠进她,几乎额头相抵,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殊不知,这个动作搞得你心痒痒。
    你略带惩罚性的覆上她的唇,温度上升,水汽蔓延,嘴唇微启,一吻完毕。
    她的红唇被你弄的乱七八糟,你好心情地弯起嘴角,又在她的嘴角轻吻,她歪着头,尾调上扬,软软的像撒娇:"Puddin,你今天怎么啦?"
    想私藏,想拆腹入骨。你想。
    你起身,往门外走去,心情竟好的不行。
    "我还有事,走了。"回应你的是一阵长长的哦,失落之意藏都藏不住。"好吧,我知道了。"
    车钥匙被你拽在手心,标志性的笑容浮现,扬长而去。
    哦,去.他.妈.的烦躁。

【索路.】猫奴.

    索隆有一只猫。
    有一只很闹腾关键又不能把它怎么样的猫。
    那只猫叫路飞。
.
    索隆第N次叹息+暴走的时候只要路飞歪头软软的叫了声喵,乖巧的态度仿佛在认错般。
    索隆心疼的看了眼自己的沙发杯子,在为它们生命的流逝而感到肉疼。
    不过后来路飞还是照样很随意的推下茶几上的杯子,听到声响的索隆咬牙切齿的看着现场,而肇事者则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甚至开始舔身上的毛,嗯后话。
.
    路飞可以说是偏瘦那种。
    但是作为一只猫,不应该吃吃猫粮和鱼这些的嘛,emmm喜欢吃肉是什么梗?而且吃的还贼多,一天三四餐外加夜宵,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还那么瘦,搞的别人以为自己虐待它一样。
    索隆愁了眼吃的饱饱的路飞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舒服的喵了起来。
    呦,大爷你可真享受。
.
    路飞对外界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索隆也会把它带出去。不过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跑掉,最后浑身脏兮兮和刮痕的狼狈样子回家。
    吓得他连忙跑去宠物医院,非确认到啥事都没有才松了口气,索隆有些责备更多的是心疼的说了几句,路飞喵喵叫了几下就窝在索隆怀里。
    索隆叹了口气,在想要不要把伙食改一下一天吃肉也不好,但是下意识的就买了路飞最喜欢的肉。
.
    有次索隆在网上刷着网页,顺便顺着路飞的毛,突如其来的想要给路飞买几件衣服,跟路飞说了一下,路飞回应的叫了声。
    然后,他就买了件红色的衣服和附赠的一顶小草帽。
    路飞大爷一下子就瞅见帽子,欢天喜地的扑上去,开心的叫了起来。
    不过似乎对帽子有些上心过头,导致如果不见帽子或者损害一点就会非常不高兴的炸毛起来。
.
    路飞不喜欢洗澡,每次洗澡都跟打仗一样,怎么说呢,就是家具啥的不复存在,垃圾桶倒了,玻璃什么的碎一地,嗯抓它弄的。/微笑。
    索隆不止一次觉得自己上辈子欠它的,然后这辈子来报复自己。
    不过再怎么讨厌,倒是一次都没有抓伤和咬到索隆,只会委屈巴巴的喵喵叫,倒是让索隆吃惊了一下。
.
    可能因为索隆经常把路飞带去公司,导致全公司上下都知道它的存在,并且喜欢的一批,因为什么?因为可爱。
    索隆一边自豪+炫耀的样子仿佛在告诉他们,呵,没毛茸茸的可爱生物的辣鸡们。一边又不想别人知道路飞的存在,啊真矛盾。
.
    "路飞呢?"同事艾斯面对着电脑还在噼里啪啦的敲键盘,把嘴里糖果咬的咔嘣脆,余光撇向索隆问道。
    "在家。"
    因为早上路飞睡的很沉,没叫醒它。一想到路飞吃完早餐后舒服的叫着以及下班后一打开家门路飞就开始跑出来迎接自己蹭着自己的裤脚围在身边喵喵叫似乎在欢迎回家的样子想想就开心啊啊啊。
    艾斯看见索隆露出迷之微笑后摇摇头啧了一下,说着:"猫奴啊,妥妥的猫奴啊。"
    "这也难怪啊,毕竟路飞那么可爱活泼脾气还好,弄疼了只会用委屈到不行的小奶音抗议,男女通杀,不控不行的,不过还以为今天也能看见路飞的说,我们准备的喂食东西还买好了呢。"萨博也加入讨论当中,颇可惜的叹气。
    "不来吗???唉,不想工作了……"
    "我也是……"
    众人失去动力般的病殃殃趴在桌子上。
    "你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什么??!而且路飞是我的!!"
.
    隔壁家罗是个腹黑的医生,身上 手指的纹身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医生,可惜他就是。
    其实索隆和罗没什么交集,只是第一次搬来的时候见过一次其他的时间都不出门的感觉。索隆觉得他房子里面有标本什么的。说真的,要不是他家门被敲把路飞还回来的时候,他都忘记这个人了。
    "草帽当家的很可爱。"罗说。
    "我也这么觉得。"索隆微笑着说。
    那你把路飞还给我你这个变.态医生,你这不打算还回来了吗?!你这样子别人会让我路飞是你家的!!/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要不索隆当家的..."
    "不行。"索隆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做梦。
    索隆伸出手,抱过路飞,往家里走。
    日后倒是经常看见串门的罗,美名其曰亲近邻居之间的关系,哦那请你别在路飞看不见的地方竖中指好吧,真的好想砍死他。关键路飞还和他玩的挺好。
    这是隐藏的毛茸茸控一脸迷之微笑的变.态不正经医生?哦什么鬼玩意。
.
    索隆看着躺自己腿上睡的正香的路飞,想起来自己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
    本抱着散散步的心情去楼下悠哉悠哉的闲逛一下,没想到越走越远,走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巷里。
    得,死路。
    原路返回,走出小巷,挠着头,因为根本不晓得回家的路了,可以说是迷路了,而且方向感还不太好的那种。
    按自己的直觉乱走的时候碰巧看见看躺在纸盒里的奄奄一息的路飞。
    一人一猫对视,最先扛不住的是路飞,闭上眼睛躺在里面。索隆鬼使神差的把它带到宠物医院,医生说伤的很重,如果再玩一点就已经没有这个小生命了。
    在索隆的照顾下和它自己体质恢复的很快。每天回家多了个气息,都好像热闹了好多。
    只不过有时候很想把它丢出去而已。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
    "路飞。"
    "喵。"嗯?
    "想吃肉吗?"
    "喵。"想!
    "好的今晚吃猫粮。"
    "喵喵喵……"不要,想吃肉!
    路飞发泄似的轻咬了索隆的手指,随后又舔着刚刚咬过的地方。
    索隆感觉自己能听懂路飞说的话,
虽然说给别人听别人只会因为你想多了。但是他并不觉得。
.
    其实路飞很喜欢索隆,很黏他。
    它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的手掌抚摸自己肚子上的感觉,喜欢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喜欢他对自己的一遍又一遍的放纵即使每次都说早晚收拾你。
    它会在半夜躺在他的电脑键盘上,因为他大半夜不睡觉伤眼睛,会把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肚子给他摸,会把喜欢的肉忍痛割爱般分给他,即使他不能吃,会在发现新鲜东西第一时间跑到他身边喵喵叫示意他跟自己去看。
.
    索隆其实不喜欢猫,只是特别特别的喜欢路飞。
    路飞其实很喜欢很喜欢索隆,只是它表现的很明显它不知道而已。
.
    一人一猫。
    这样似乎也不错。

【索路】酒.

    索隆喜爱喝酒,这是船员皆知。
    路飞喜爱吃肉,这也是船员皆知。
.
    索隆靠在瞭望室的墙上,手拿着厨子给的酒。
    烈酒入喉,辛辣又带着丝丝甜味在舌尖游走。
    他已经不记得何时起自己也爱喝起酒,他酒量很好,不像他家的笨蛋船长一样一喝就醉,还会发酒疯。
    突然想起他家船长发酒疯的时候,迷迷糊糊,脸红的样子着实可爱。
    哦他记得他小时候看大人们畅饮阔聊的样子,小时好奇心重,总想尝试一下,便偷偷的拿走剩下的一点点酒跑到院子里,一饮而尽后被呛出泪水,第一感觉就是辣,好在度数不高,不过后来还是被发现了因为有酒气。
.
    "索隆!"
    被打算思绪后慢悠悠的看着罪魁祸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
    "路飞。"
    "索隆借我躲一下!不然山治又要说我了!"路飞说完坐在索隆的旁边,拿出藏好的带骨肉吃了起来。
    肯定又是趁厨子不注意拿出来怕被发现又躲都这里的。
    果不其然,马上就听到下面传来怒吼:"路飞,你又偷吃!真的是,这样下去粮食不够让美丽的lady饿到了怎么办。"
    嘁,每次说完之后又纵容路飞的混蛋厨子是谁。索隆只想给口是心非的某人竖中指。
    索隆看见路飞听到被吼的时候吃肉的手明显的顿了顿,然后又开始吃起来,直到吃完。
    "啊,好饱,哎索隆你又在喝酒吗。"路飞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随即伸起懒腰。
    好像猫啊。想法占据了脑海,忍不住弯着唇   "啊,是啊。"
    "我也想喝。"面对突然凑近的脸差点没被呛到,那人眼里带着星光似的,让他沉溺。
    "喂,路飞,你可是被禁止喝酒的。"索隆看着船长兴奋的神情落下换成耷拉的样子,忍不住想揉他的头发,真的是,可爱到犯规。
    "嘛,也不是不行。"船长又开始兴奋的看着他。
.
    他亲吻他的唇,进而加深,带着酒气的味道在口腔传开,直至分开,那人也是带着水汽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船长反应过来耳尖瞬间红起来,几乎落荒而逃的逃离这里。
    剑士听到厨子说:"路飞,你是不是又偷吃了!都说了多少遍了......你的耳朵怎么那么红?"
    船长说:".....啊?有吗?"
    船医:"路飞你怎么了,要我帮看看吗。"
.
    而剑士则好心情的喝完最后一口酒。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嗯酒肉不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