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麦麦.

今天也是个喜欢世勋路飞的日子.

【罗路】大海 星辰 我们.
.短的要死的文
.在学校生产的脑洞

    凌晨一点多。
    罗失眠了,准确的说,是完全没有睡意。扛起鬼哭在甲板上走,顺带看一下有没有敌袭。
    以前失眠了只在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海下的景象,说实话看多了也会腻了。现在在同盟船上倒是可以看到海面和星星。
    忽然看见自家同盟的坐在小狮子上面,想起来他们的船员说是专属位置,其他人谁坐跟谁急。
    罗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就是个旱鸭子,还要坐在最危险的地方,虽然每次落水都会被船员捞上来,也每次少不了一顿臭骂。
.
    "草帽当家的。"
    "原来是特拉男啊。"
    路飞没回头,紧绷的身体瞬间松懈。
    "还不睡?"
    "睡不着。"
    罗不知道说什么,虽然自己也是经常失眠导致黑眼圈越来越重,可是怎么看他也不像失眠的人。
    "真想和特拉男一直同盟下去啊。"
    "草帽当家的,我们是海贼,有着一样的梦想,同盟结束以后,我们依然是对手。"
    "就是以后会打架嘛?嘻嘻,那就以后再说吧。"
    还是一样的不考虑严重性。
    下次见面嘛....罗叹了口气,凝望着海面,他想,下次见面会是一场恶战吧。
.
    "特拉男,你看!"
    路飞跳到船上,兴奋的拉过罗,指着天上的星星。
    罗抬头,满天繁星映入眼帘。
    "小时候我和艾斯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趴在窗户上看星星,不过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哈哈哈。特拉男有没有觉得很好看?"
    罗把视线转移到路飞身上,他才发现,原来路飞的眼睛像天上的星辰坠入进去般,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他的心脏比以往跳的更快。
    他理解为是晚上太过于燥热而导致的,绝对不是其他原因。
    可还是依本能的说出那句话。
    "嗯,好看。"
    "可是特拉男为什么要看着我说呢?"
    路飞歪着头不解问道。
    小秘密被揭穿后感觉耳朵都要烧起来一样,罗退后几步,轻咳了一下,转移了路飞的注意力。
.
    "特拉男..."
    "嗯?"
    "我饿了特拉男,你的能力....."
    "想都别想。"
    "特拉男,特拉男,特拉男。"
    "...就这一次。"
    "果然还是特拉男最好了!"

我喜欢春天的树 夏天的花 秋天的黄昏 冬天的太阳和每天的你♡
【真的是太好看了叭 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啊啊 我磕爆。

啊啊真的是超喜欢路飞的
日常沉迷
笑起来超好看超喜欢
我不管路飞小天使我的。

【丑哈】论烦躁的自我消化.
看文预警.异常短小.
第二人称.

    Puddin,I Love You.
    又来了,你烦躁的同时内心掀起波澜,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感后,你把全部责任都推给烦躁,试图盖过,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在你鼻尖萦绕,你看了她一眼,她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你的心脏在跳动,似乎比以往更剧烈些。
    你靠进她,几乎额头相抵,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殊不知,这个动作搞得你心痒痒。
    你略带惩罚性的覆上她的唇,温度上升,水汽蔓延,嘴唇微启,一吻完毕。
    她的红唇被你弄的乱七八糟,你好心情地弯起嘴角,又在她的嘴角轻吻,她歪着头,尾调上扬,软软的像撒娇:"Puddin,你今天怎么啦?"
    想私藏,想拆腹入骨。你想。
    你起身,往门外走去,心情竟好的不行。
    "我还有事,走了。"回应你的是一阵长长的哦,失落之意藏都藏不住。"好吧,我知道了。"
    车钥匙被你拽在手心,标志性的笑容浮现,扬长而去。
    哦,去.他.妈.的烦躁。

【索路.】猫奴.

    索隆有一只猫。
    有一只很闹腾关键又不能把它怎么样的猫。
    那只猫叫路飞。
.
    索隆第N次叹息+暴走的时候只要路飞歪头软软的叫了声喵,乖巧的态度仿佛在认错般。
    索隆心疼的看了眼自己的沙发杯子,在为它们生命的流逝而感到肉疼。
    不过后来路飞还是照样很随意的推下茶几上的杯子,听到声响的索隆咬牙切齿的看着现场,而肇事者则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甚至开始舔身上的毛,嗯后话。
.
    路飞可以说是偏瘦那种。
    但是作为一只猫,不应该吃吃猫粮和鱼这些的嘛,emmm喜欢吃肉是什么梗?而且吃的还贼多,一天三四餐外加夜宵,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还那么瘦,搞的别人以为自己虐待它一样。
    索隆愁了眼吃的饱饱的路飞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舒服的喵了起来。
    呦,大爷你可真享受。
.
    路飞对外界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索隆也会把它带出去。不过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跑掉,最后浑身脏兮兮和刮痕的狼狈样子回家。
    吓得他连忙跑去宠物医院,非确认到啥事都没有才松了口气,索隆有些责备更多的是心疼的说了几句,路飞喵喵叫了几下就窝在索隆怀里。
    索隆叹了口气,在想要不要把伙食改一下一天吃肉也不好,但是下意识的就买了路飞最喜欢的肉。
.
    有次索隆在网上刷着网页,顺便顺着路飞的毛,突如其来的想要给路飞买几件衣服,跟路飞说了一下,路飞回应的叫了声。
    然后,他就买了件红色的衣服和附赠的一顶小草帽。
    路飞大爷一下子就瞅见帽子,欢天喜地的扑上去,开心的叫了起来。
    不过似乎对帽子有些上心过头,导致如果不见帽子或者损害一点就会非常不高兴的炸毛起来。
.
    路飞不喜欢洗澡,每次洗澡都跟打仗一样,怎么说呢,就是家具啥的不复存在,垃圾桶倒了,玻璃什么的碎一地,嗯抓它弄的。/微笑。
    索隆不止一次觉得自己上辈子欠它的,然后这辈子来报复自己。
    不过再怎么讨厌,倒是一次都没有抓伤和咬到索隆,只会委屈巴巴的喵喵叫,倒是让索隆吃惊了一下。
.
    可能因为索隆经常把路飞带去公司,导致全公司上下都知道它的存在,并且喜欢的一批,因为什么?因为可爱。
    索隆一边自豪+炫耀的样子仿佛在告诉他们,呵,没毛茸茸的可爱生物的辣鸡们。一边又不想别人知道路飞的存在,啊真矛盾。
.
    "路飞呢?"同事艾斯面对着电脑还在噼里啪啦的敲键盘,把嘴里糖果咬的咔嘣脆,余光撇向索隆问道。
    "在家。"
    因为早上路飞睡的很沉,没叫醒它。一想到路飞吃完早餐后舒服的叫着以及下班后一打开家门路飞就开始跑出来迎接自己蹭着自己的裤脚围在身边喵喵叫似乎在欢迎回家的样子想想就开心啊啊啊。
    艾斯看见索隆露出迷之微笑后摇摇头啧了一下,说着:"猫奴啊,妥妥的猫奴啊。"
    "这也难怪啊,毕竟路飞那么可爱活泼脾气还好,弄疼了只会用委屈到不行的小奶音抗议,男女通杀,不控不行的,不过还以为今天也能看见路飞的说,我们准备的喂食东西还买好了呢。"萨博也加入讨论当中,颇可惜的叹气。
    "不来吗???唉,不想工作了……"
    "我也是……"
    众人失去动力般的病殃殃趴在桌子上。
    "你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什么??!而且路飞是我的!!"
.
    隔壁家罗是个腹黑的医生,身上 手指的纹身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医生,可惜他就是。
    其实索隆和罗没什么交集,只是第一次搬来的时候见过一次其他的时间都不出门的感觉。索隆觉得他房子里面有标本什么的。说真的,要不是他家门被敲把路飞还回来的时候,他都忘记这个人了。
    "草帽当家的很可爱。"罗说。
    "我也这么觉得。"索隆微笑着说。
    那你把路飞还给我你这个变.态医生,你这不打算还回来了吗?!你这样子别人会让我路飞是你家的!!/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要不索隆当家的..."
    "不行。"索隆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做梦。
    索隆伸出手,抱过路飞,往家里走。
    日后倒是经常看见串门的罗,美名其曰亲近邻居之间的关系,哦那请你别在路飞看不见的地方竖中指好吧,真的好想砍死他。关键路飞还和他玩的挺好。
    这是隐藏的毛茸茸控一脸迷之微笑的变.态不正经医生?哦什么鬼玩意。
.
    索隆看着躺自己腿上睡的正香的路飞,想起来自己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
    本抱着散散步的心情去楼下悠哉悠哉的闲逛一下,没想到越走越远,走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巷里。
    得,死路。
    原路返回,走出小巷,挠着头,因为根本不晓得回家的路了,可以说是迷路了,而且方向感还不太好的那种。
    按自己的直觉乱走的时候碰巧看见看躺在纸盒里的奄奄一息的路飞。
    一人一猫对视,最先扛不住的是路飞,闭上眼睛躺在里面。索隆鬼使神差的把它带到宠物医院,医生说伤的很重,如果再玩一点就已经没有这个小生命了。
    在索隆的照顾下和它自己体质恢复的很快。每天回家多了个气息,都好像热闹了好多。
    只不过有时候很想把它丢出去而已。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
    "路飞。"
    "喵。"嗯?
    "想吃肉吗?"
    "喵。"想!
    "好的今晚吃猫粮。"
    "喵喵喵……"不要,想吃肉!
    路飞发泄似的轻咬了索隆的手指,随后又舔着刚刚咬过的地方。
    索隆感觉自己能听懂路飞说的话,
虽然说给别人听别人只会因为你想多了。但是他并不觉得。
.
    其实路飞很喜欢索隆,很黏他。
    它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喜欢他的手掌抚摸自己肚子上的感觉,喜欢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喜欢他对自己的一遍又一遍的放纵即使每次都说早晚收拾你。
    它会在半夜躺在他的电脑键盘上,因为他大半夜不睡觉伤眼睛,会把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肚子给他摸,会把喜欢的肉忍痛割爱般分给他,即使他不能吃,会在发现新鲜东西第一时间跑到他身边喵喵叫示意他跟自己去看。
.
    索隆其实不喜欢猫,只是特别特别的喜欢路飞。
    路飞其实很喜欢很喜欢索隆,只是它表现的很明显它不知道而已。
.
    一人一猫。
    这样似乎也不错。

【索路】酒.

    索隆喜爱喝酒,这是船员皆知。
    路飞喜爱吃肉,这也是船员皆知。
.
    索隆靠在瞭望室的墙上,手拿着厨子给的酒。
    烈酒入喉,辛辣又带着丝丝甜味在舌尖游走。
    他已经不记得何时起自己也爱喝起酒,他酒量很好,不像他家的笨蛋船长一样一喝就醉,还会发酒疯。
    突然想起他家船长发酒疯的时候,迷迷糊糊,脸红的样子着实可爱。
    哦他记得他小时候看大人们畅饮阔聊的样子,小时好奇心重,总想尝试一下,便偷偷的拿走剩下的一点点酒跑到院子里,一饮而尽后被呛出泪水,第一感觉就是辣,好在度数不高,不过后来还是被发现了因为有酒气。
.
    "索隆!"
    被打算思绪后慢悠悠的看着罪魁祸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
    "路飞。"
    "索隆借我躲一下!不然山治又要说我了!"路飞说完坐在索隆的旁边,拿出藏好的带骨肉吃了起来。
    肯定又是趁厨子不注意拿出来怕被发现又躲都这里的。
    果不其然,马上就听到下面传来怒吼:"路飞,你又偷吃!真的是,这样下去粮食不够让美丽的lady饿到了怎么办。"
    嘁,每次说完之后又纵容路飞的混蛋厨子是谁。索隆只想给口是心非的某人竖中指。
    索隆看见路飞听到被吼的时候吃肉的手明显的顿了顿,然后又开始吃起来,直到吃完。
    "啊,好饱,哎索隆你又在喝酒吗。"路飞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随即伸起懒腰。
    好像猫啊。想法占据了脑海,忍不住弯着唇   "啊,是啊。"
    "我也想喝。"面对突然凑近的脸差点没被呛到,那人眼里带着星光似的,让他沉溺。
    "喂,路飞,你可是被禁止喝酒的。"索隆看着船长兴奋的神情落下换成耷拉的样子,忍不住想揉他的头发,真的是,可爱到犯规。
    "嘛,也不是不行。"船长又开始兴奋的看着他。
.
    他亲吻他的唇,进而加深,带着酒气的味道在口腔传开,直至分开,那人也是带着水汽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船长反应过来耳尖瞬间红起来,几乎落荒而逃的逃离这里。
    剑士听到厨子说:"路飞,你是不是又偷吃了!都说了多少遍了......你的耳朵怎么那么红?"
    船长说:".....啊?有吗?"
    船医:"路飞你怎么了,要我帮看看吗。"
.
    而剑士则好心情的喝完最后一口酒。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嗯酒肉不分家。

三船长日常.

.买菜.
    “特拉男,红毛,我要吃肉!!”路飞指着柜台里面摆放着新鲜的肉,眼冒星星流口水差一点就作势扑上去一样.
    “喂喂喂,草帽当家的,不是买了鱼吗.”罗按住蠢蠢欲动的路飞,顺带撇了眼充当苦力工的某人,忍住笑意,告诉自己要保存高冷英俊潇洒的形象.
    基德黑着脸,嘴角抽搐的看着两个人,看见罗要崩坏的形象和流口水的路飞,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买就买,当老子免费苦力工吗?!”
    两个人停下来,不约而同的看着基德手中的东西,零食,蔬菜,肉什么之类的.
    神经大条的路飞也意识到他要生气后,风风火火的跑去推车子,又风风火火的跑回来.
    “抱歉哈红毛,没注意啦.”
    根本就没诚意好不好.基德没好气的想.
    “你在叫我红毛试试.”虽说是威胁但啥杀伤力都没有.
    “抱歉啦基德,嘻嘻嘻.”
    基德把东西放在推车上.想着一定要好好揍一顿才罢休的想法,刚撸起袖子收到一抹灿烂的微笑后什么的狗屁都被抛之脑后,表面嫌弃,实际内心早已经乐开花了.
    旁边的罗很适宜的打断他的内心戏.
    “尤斯塔斯当家的,你要流口水了.”
    回过神的基德伸手擦着嘴巴,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又忍不住暴走了.
    “你....”还没说完话就被不远处的声音打断了.
    “请给我拿多一点.”路飞站在柜台面前,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对着柜台的女士说.
    “草帽/草帽当家的!!!”
    “啊?”路飞茫然的回头,然后两个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女士装着好几袋的肉递给路飞.
    两个人发现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蹲在地上,心肌梗塞的感觉心疼着钱包.
    “啊,今天是尤斯塔斯当家的付钱呢.”罗突然想起来今天的所有清单都是基德付钱的呢,站起来勾着一抹笑容,在基德眼里无疑就是嘲笑,虽然本人表示也有这个意思.
    “你他妈....”基德有种想杀了罗的感觉.
    “我们去付钱吧.”路飞笑嘻嘻地拉着生无可恋的基德以及崩坏表情的罗回家.
    不过后来因为路飞的熊抱和撒娇瞬间满血复活,钱包什么的去他妈的,这个小小的举动也成为某人在罗面前嘚瑟的理由,罗咬牙切齿的看着满面油光的某人,当然后面的几天两个人以切磋的理由干架,外加不明真相的路飞加油助威.
    啊,这些都是后话了.

【唐路】光明与黑暗.
    (我也不知道人设崩没有  献给我喜爱的路宝和唐叔嗝.)

    推进城总有一股黑暗和正义混杂在一起,漫无天日的绝望,似乎没有尽头.
    他们说,里面都是关着罪恶滔天的罪人,因为他们作恶多端,残暴不仁.

.

    多弗朗明哥身处于推进城的最底层,却还是每天挂着嚣张的笑容度过每一天,靠着看守的海军碎嘴和报纸得知外界的情况.
    今日,多弗朗明哥手拿着报纸,第一眼就看见几乎占据报纸一面的标题和内容:第二代海贼王蒙奇·D·路飞已确认死亡.
    看到这,原本的好心情化为乌有,也不在挂着笑容.
    死亡?呋呋呋,那小鬼死了?
    看完后,把报纸丢在一旁,自己则躺在床上陷入沉思.
    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关注那个小鬼呢?多弗朗明哥突然想到那张笑脸,带着阳光和稚气,说着他的梦想,坚定的语气让他晃了神.
    想找到答案的同时,多弗朗明哥睡着了.

.

    D..神的天敌,自己的位置被狠狠的拉下来,多弗朗明哥曾经对着新出茅庐的少年不屑一顾."呋呋呋这种小鬼我见多了,蹦跶不了几天就会被世界给淘汰."
    少年反而没有被淘汰,而是把整个世界都搅得天翻地覆,新闻也越来越多报道,悬赏令也越来越高.悬赏令那张笑脸眉眼弯弯,干净而带着稚气,跟个邻家大哥哥一样,可却是位让海军头疼的海贼.多弗朗明哥对少年提起兴趣,兴奋的想把那种笑容给摧毁,拖下深渊,这样的笑,真是刺眼呢.
    第一次见在顶上战争,亲眼看见少年如同蚂蚁般的被卷入这次暴风雨中,明明起不来多大作用,却是全场的焦点.
    多弗朗明哥觉得好笑,什么兄弟情谊,见过兄弟反目成仇的,见过为了利益不惜一切的,而他也亲手杀了他的父亲和弟弟,况且少年和刑台上的少年毫无血缘关系.
    "呋呋呋,你在帮他?"
    多弗朗明哥用脚尖挡住克洛克达尔的攻击,化敌为友,真是个恐怖的人缘.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克洛克达尔咬着雪茄,进行下一波的攻击.

.

    多弗朗明哥勾着手指,解决掉烦人的海贼后,不自觉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一抹身影,然后,找到了,少年支撑不住的倒下了.
    多弗朗明哥兴奋的舔舐干燥的嘴唇,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同时,也在蔓延着一种奇怪的东西.
    少年拉着男人的衣角,由于隔的太远没有听清,最后少年又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刑台.多弗朗明哥撇撇嘴,他突然好嫉妒刑台上的少年,嫉妒的...发狂啊.
    后来,少年如愿的救出他的哥哥,可惜的是,死在少年的面前.
    再后来,少年昏迷过去被救走.
    多弗朗明哥开始期待和少年的再次相遇会是什么场景呢.

.

    两年过去,终于再次看到少年启航的新闻,多弗朗明哥坐在落地窗旁的椅子上,粉色大衣被当做坐垫,这个位置看出去,下面的场景一览无余,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感觉就像,把人狠狠的碾在地上,所有人都在敬畏他,他是王.
    多弗朗明哥摇晃着酒杯,猩红的液体随着动作起伏,仰头一饮而尽,咧开嘴笑的夸张.
    "呋呋呋,小鬼快来吧."

.

    少年的海贼团登陆这个岛上,就被这座岛的东西给吸引,眼睛呈星星状,东看西看.多弗朗明哥看着影像里的少年,开始低沉的笑了,后来是肆意的笑,他真期待,少年会不会为了这个国家,这里的人民而打败自己.
    多弗朗明哥突然停止笑声,因为,他看见了罗.在眼镜的遮挡下,谁也看不见的深沉.
    "他值得你这样吗,罗,呋呋呋."
    多弗朗明哥突然萌生起一个想法:呐呐,想把你成为我的所有物.

.

    再一次见证少年恐怖的人缘,多弗朗明哥更加决定要实行那个想法.
    "呋呋呋,把你关起来吧,这样别人就惦记不了你了,你是我的."

.

    少年找到他,怒气冲冲的说:"喂,你就是那个什么什么什么明哥对吧,我要把你揍飞!"
    少年用着糯糯的声音说着反差的话让人觉得好笑,看起来弱不禁风却坚信这个念头,又是一个魅力所在.
    "呋呋呋,小鬼,你来试试?"
    多弗朗明哥站起来,逼近少年,少年也不甘示弱,瞪着他,他看见少年眼里的怒气和执着,还有一眼便能看透的澄澈.

.

    啪.
    多弗朗明哥躺在地上,喘着气,嘴角的血还没来得及摸去,他的眼睛碎了,他失败了,他被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少年打败了.
    多弗朗明哥想笑,可肚子上的传来的疼痛使他笑不出来.

.

    后来,多弗朗明哥在推进城里得知少年的消息,不知不觉中,已经待了许久,久到都忘记了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

    多弗朗明哥感觉到有人在吵,皱着眉睁开眼,想训斥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然后睁开眼被阳光刺的微微眯上眼睛.
    "少主你醒啦."砂糖抱着一盘的葡萄边吃边说.
    "砂糖..."多弗朗明哥一开口就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少主你没事别吧?"砂糖担心的问.
    "没事."
    等砂糖出去后,多弗朗明哥勾着手指,眼前的花瓶被提起,在月光的照耀下反着光,是细如发丝的线,但又坚韧的不像话.
    再勾勾手指,花瓶像没有依赖般掉落于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再一看,已是四分五裂.
    呋呋呋,这算什么?重生?

.

    第二天,多弗朗明哥操控着白线在海上踏进,往东海的方向去,稳稳的落下,引起不小的骚动.
    大多数都是女性红着脸看着俊美的多弗朗明哥.
    多弗朗明哥撇眼看着庸俗的女人,笑容也随之变大的幅度引来少女们的小小尖叫,眼里是寒意,笑意从未达到眼底.
    他朝着森林走去,被树枝刮的不耐烦,粉色大衣也掉了好几根毛,还没有找到想找的人不耐烦的多弗朗明哥勾着手指,树一棵一棵的倒下,开辟了一条路.
    然后看见一个小团子在树桩上喘着气,多弗朗明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喂..."
    "哇!大叔你看起来好酷,我们做朋友吧!"
    听到喊声的团子回头,看见一个穿着粉色大衣,看起来很酷的大叔忍不住扑到衣服上,然后要被衣服埋住了.
    多弗朗明哥额头青筋暴起,一只手提起他的衣服把他丢在一旁.
    "大叔,我叫蒙奇·D·路飞!"小路飞被丢在另一个树桩上,也不恼,反之站在树桩上笑嘻嘻的自我介绍,不过站起来似乎也没有坐着的多弗朗明哥高.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多弗朗明哥看着小小的糯米团子的小路飞,玩心大起的掐着脸上的肉,嗯软软的,肉肉的,没有拉长.
    "好难念啊,跟个鸟人一样...疼疼疼!!"接收到小路飞嫌弃的小眼神和嘟囔的话后多弗朗明哥脸都黑了,手下的动作一大力,疼的小路飞泪花泛滥.
    "小鬼,念不好就叫明哥!"
    "知道了知道了,虽然看起来你凶巴巴的,可我感觉你是好人."小路飞揉着脸颊,看着他.
     哈?乱发好人卡是不对的.
    多弗朗明哥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出声来.
    "呋呋呋,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多弗朗明哥看着认真的小路飞,眼里闪着星光般,让他着迷,纯粹又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童真和无邪,因为决定一件事或做一件事没有任何理由,嘛,有趣.
    "小鬼...那么相信一个陌生人吗?"
    "因为明哥是个好人啊."小路飞说.
    多弗朗明哥沉默不语,扯过大衣,往天上踏去,心底升起麻麻的感觉.
    "那你还会回来找我嘛明哥?"小路飞捡起羽毛,冲着天空大喊,没有得到回应便失落的走开.

.

    多弗朗明哥处理着地下的交易,还要操控着德雷斯罗萨,忙的好一阵子,想起来没找过小路飞,然后起身往东海的方向踏去.
    "明哥!你来啦."看见熟悉的粉色大衣后小路飞依旧扑上去,依旧被提起丢在一旁,不过似乎多了两个人.
    "喂,路飞过来,"为首穿着橘色衣服的黑发男孩对着小路飞喊道,待小路飞过来后另一个金发男孩护着小路飞,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盯着多弗朗明哥.
    "呋呋呋,小鬼们,别紧张."
    "艾斯,明哥是个好人."
    "哈?穿的那么骚包看起来就不像!"
    多弗朗明哥笑意变大,这就代表,越危险."呋呋呋,小鬼,乱说别人可是不对的."多弗朗明哥勾着手指,那位名叫艾斯的男孩被提起,男孩挣扎着."放开我!"
    "哇!好厉害!"只有小路飞神经大条的没有意识到是什么情况,眼呈星星状的看着怒气的男孩.
    "是线."心思细腻的金发男孩看见衣服上的线.
    "呋呋呋,弱小的人啊,劝你老实点,我不会做什么的,小鬼过来."多弗朗明哥对小路飞说.
    "明哥你先放了艾斯吧."
    多弗朗明哥没趣的丢下男孩.

.

    "明哥你是海贼嘛?"
    "呋呋呋,是啊."
    "是不是很自由呢?"
    "呋呋呋,算是吧."
    "那我也决定了,我也要当海贼!"
    多弗朗明哥看着突然停下来的小路飞,小路飞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里的认真不减.
    "呋呋呋,就你这小鬼还当海贼."
    "什么吗!我很强的!"

.

    多弗朗明哥看着熟睡的小路飞,线不知何时攀上那脆弱的脖子,线越收越紧,已经渗出丝丝血液,染红了线.
    小路飞皱着眉轻哼了一声,线,不见了.
    "呋呋呋."

.

    小路飞很喜欢多弗朗明哥,因为他每次一来都会带着自己喜欢的肉,讲着海上的事."我就说嘛,明哥是个好人."
    被戴上好人标志的多弗朗明哥可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

    他啊,身处于地狱之中,看着他们因为各种事情,卑微的跪下哭泣求饶,而他呢,也是经历过,他要成为万人之上的人,成为王者.
    而男孩呢,则是生活在光明之下,像是一缕阳光,刺的他不适应,却又贪婪的想要这种感觉.

.

    后来,多弗朗明哥没有再去看小路飞,因为很忙.
    后来,命运的齿轮依旧转动.
    当初小小的男孩也成为了少年,吃了橡胶果实,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朝着大海出发,说着别人发笑的话.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

    打败七武海,闯进司法岛....这一些又照着上辈子一样.
    多弗朗明哥的囚牢,也做好了,等着心爱的鸟儿飞进去.

.

    少年登上岛屿,依旧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多弗朗明哥看着影像,忍不住兴奋的笑了.
    "呦西,你当我的伙伴吧!"
    果不其然,得到橘发女孩的一顿爆栗.
    "路飞,不要说那么白痴的话好吗!"

.

    多弗朗明哥晃着酒杯,看不清神情.
    "带那个小鬼过来."
    "是,少主,我...我被需要了嘛?啊啊."Baby5捂着发烫的脸颊走出门.

.

    "明哥!原来是你啊."原本还在嘟囔着有没有肉的少年一看见熟悉的身影又扑上去,只是没有像以前一样被提起.
    "呋呋呋,小鬼你来了."多弗朗明哥稳稳的接住少年,少年在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贪婪地嗅着少年身上的味道,一身红衣,衬的少年越发的阳光.
    少年被留下来几天.
    过了好几天,少年就喊着要回去了.
    多弗朗明哥沉默,没有同意,而是把少年关在囚牢里.
    "呋呋呋,你只属于我,只能是我的."

.

    少年被扣上海楼石的锁链,在黑暗的牢房里喊着要见多弗朗明哥.
    "小鬼,你可不能走啊.呋呋呋."
    多弗朗明哥捏着少年的下巴,迫使少年抬起头与他对视.
    多弗朗明哥想把他拖入黑暗,坠入深渊,这样就可以和自己在一起了,可是,他的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澄澈,对自由的向往.
    多弗朗明哥用力的捏着下巴,少年感到疼痛而皱起眉.
    "你放开我,明哥."少年说话有气无力,大概是海楼石的作用,"我的伙伴还在等我."
    多弗朗明哥听的青筋暴起,燃烧着怒意,"别想了,不可能!小鬼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

    少年被罗救出去.
    少年看着多弗朗明哥,说,"只有打败你,才可以出去吗?"少年闭着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认真的看着他,"那就,这样吧!"

.

    他还是如同上辈子一样,被打败了.
    他第二次输给这个小鬼了.
    呋呋呋呋.

.

    多弗朗明哥透过窗,看见了一望无际的大海,他在想,少年又开始自由自在地在大海上行驶,去往下一个岛屿,他真的是被大海眷顾的少年,海上最自由自在的人啊.
    少年坐在小狮子上,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似乎想要看什么,却什么也没看见.
    "路飞,吃饭了."
    "山治我要肉!"
    少年跳下小狮子,奔向饭桌.只不过,帽间夹着一根粉色的羽毛.

.

    "虽然明哥你把我关起来,但是我不怪你,因为我喜欢明哥,和别人的喜欢不一样.等我成为海贼王,我就回来找你!"
    多弗朗明哥摸着唇,少年轻吻的画面浮现在脑海,而桌子上,多了顶小号的草帽.
    呋呋呋,小鬼,我等你.

         END.

【丑哈】Death and depravity

    Harley死了,嗯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棺材里.没有之前恶作剧般的睁开眼看着他们的反应哈哈大笑.
    想来也是好笑,怎么死亡离人的距离那么近呢?
    有些人在庆幸,有些人在悲伤,而有些人,在过渡.

.

    Joker在得知Harley死亡的那一刻,挂着的笑僵住,随即又更加放肆的大笑,嘴里还在说着:"That bitch is finally dead,HA HA HA HA"
    在场的所有人都寒毛竖起,觉得Joker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可这就是Joker的风格啊,冷血无情,就连身边的人也是如此对待.他们突然的可怜起Harley,但没有人敢出声,整个房子里回荡着Joker的笑声.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Joker那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跳的剧烈,疼,蔓延全身上下的疼.这种感觉似乎要掐得他喘不过气.

.

    Joker想起来,今天好像是Harley建墓地日子.
    嗯?下雨了?Harley最讨厌雨天了.
    Joker看着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那句最讨厌下雨了和主人的嘟着嘴出现在脑海.
    啊啊.可真是烦躁.Joker烦躁的饮下手中的酒.沉默片刻,起身穿上正装去了墓地.
    出乎意料的没有人在,Joker在最明显的地方找到了Harley.
    "I came here to tell you,I can find someone to replace you without you.Don't take yourself too seriously.What makes me unhappy is,Didn't you say to live for me?Oh.I forgot that you were always so disobedient.So I'm looking for someone better than you.Ha ha ha..."
    说完后,没有意料之中的Puddin,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些,但是一张嘴就变了味,Joker撇撇嘴,他还在期待什么.
    转身 离开.

.

    后来,施虐般的对着整个哥谭,抓来的人问着家常,可还是不爽,于是Joker就把他们杀了.
    血液溅到Joker的衣服,以及脸上,无所谓的一模,看着人失去生命的躺在地上,忍不住笑出来,习惯性的将手一搭,却没有搭到东西.
    Joker没有了笑容,对着冷冰冰的空气骂了句Fuck.
    他开始游走在街上,还有他的手下,对着人群疯狂扫射,耳边是络绎不绝的尖叫,伴随着机关枪的突突声.
    随即,空气中弥漫着腥味,绽放出鲜红的花朵,他轻嗅这味道,咧开嘴病态般的深吸,笑的比谁都要开心.
    呐呐,今晚的哥谭格外的美丽呢.
    就在想着的时候,蝙蝠侠来了.
    "这画面可真美呢,你不喜欢?他们的尖叫可真好听,OH..他们死了你没听到,不过没关系,有机会我可以重新演示一遍给你看的.Ha ha ha"Joker还是和往常一样调笑蝙蝠侠.
    "够了!闭嘴!"忍无可忍的蝙蝠侠冲上去,撕打在一起.
    几个回合自然是Joker败下,他躺在地上,蝙蝠侠掐这他的脖子,唔力气真大呢.即使这样,他还是一样笑容满面,似乎在什么情况下都是如此,噢不,蝙蝠侠深知他的禁区.
    "Harley是死了,但你拿平民百姓的生命给她陪葬?我不允许!"蝙蝠侠看着Joker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最终一脸阴沉.
    也许是心中的想法被看穿,或许是不想听到那个名字,Joker大喊反驳:"我又不在意她,死了就死了!"
    蝙蝠侠沉默的看着接近暴走的Joker,将他送进阿卡姆.
    "我与你敌对那么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想什么..."
    蝙蝠侠看了眼Joker,开车离开.

.

    "嘿,Joker,那个Bitch死了你是不是很寂寞呢?哈哈哈哈,之前在阿卡姆做医生的时候,我们可是惦记很久她的身子,没想到她居然跟了你,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好呢?"一个胖子看见"老朋友"Joker也进来后,路过他的小间,对着他毫无顾忌露出恶心的眼神,还在用手比喻.
    Joker停下脚步,所有人都戒备的看着他.
    Joker走到那个胖子前面,隔着铁栏,用标准的笑容回答他,明明看起来彬彬有礼,却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噢..GJ246是吗?我记住你了,你可真是个Idiot..."Joker做了个手势,让他靠过来,Joker在他身边说,"小心你的嘴巴和舌头,我可不确定会不会还在.HA HA HA HA."
     Joker被带走,留下他一个人在叫骂.

.

    一个星期后,那位GJ246死样惨烈,嘴巴和舌头被割下,手和脚也被砍断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上,身上也多出刀捅,而眼里,眼里是恐惧和绝望.
    这里的人本就是精神不正常,所以查起来也很麻烦,到后来就不了了之.
    而罪魁祸首Joker正在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

.

    Joker轻而易举的离开阿卡姆.
    喊他的手下招助理,要求红蓝双马尾,身材好,跟自己一样疯狂,跟自己一样智商高.
    手下好不容易的找来几个符合要求的,却被暴怒的Joker赶回去.
    "不是!不是!"
    他不明所以,Joker让他退下后.
    Joker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

    Joker做梦了,梦到...Harley.
    但是是那么的真实,他都有些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他看见,她在喊他Puddin.
    她说她愿意为他而死也为他而活.
    她说她超爱Puddin了.
    他干着嗓子,想要说话,却发现,根本说不出来.
    他醒了,原来,是梦一场.

.

    Joker摸出烟,点燃深吸一口,吐出烟雾.
    Joker突然想到什么,掐掉烟头.
    只因为那句,Puddin不要吸烟啦!
    "呐,我说,你可真烦,死了都要来烦我."

.

    再后来,Harley的好友Ivy给了Joker一封信.
    只有一句话.照顾好自己.Puddin.我爱你.
    他无所谓的转身,手却握紧那封信.

.

    他是犯罪国王,热衷于杀戮,行为疯狂.突然有一天,他身边多了个人,他的计划被打乱了,为他做了所有事,和他一起坠入深渊,她成为了他的犯罪皇后.
    他和她一起杀戮,一起做事情,一起开心.
    突然有一天,他的皇后死了,他的生活开始和以前一样,可以和自己计划般进行.
    可是,他突然不喜欢了.

.

    他还是那个犯罪国王,只不过,没有了皇后.

【丑哈】伤痕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只是我的玩具!懂吗!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Joker又一次掐着Harley的脖子,按到墙上,所剩无几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完,剩下的只有厌恶和发怒.
    "咳咳咳……"Harley艰难的咳嗽,拍打着Joker的手,因为太久没有吸入空气和脖子处的疼痛,她的脸上渐渐惨白,甚至出现了紫色.
    Joker看见她这副模样,撇撇嘴,无趣的松开手,一松开,Harley没有了支持点瞬间跌在地上,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
    "Oh..daddy的坏孩子,你说daddy应该怎么惩罚你呢?嗯…禁闭一个月?还是给你锁条链子?可真难决定呢"Joker蹲下来,捏着Harley的下巴迫使对他对视,看到的是自己预料中的害怕,为此,他高兴的笑了出来,舔舐了干燥的嘴唇.
    "咳咳咳...不..不要Puddin...."Harley还有些没缓过来,仍在咳嗽,脖子处肯定留有了淤青,听到他的话,害怕的摇摇头,她不想一个月见不到Puddin.
    "Daddy不需要不听话的玩具!"听到否定后恼怒的Joker反手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Harley的脸上,半红半蓝的头发盖住了巴掌印,Harley的耳朵还在嗡嗡作响,这一巴掌打得她脑瓜疼.
    Joker扯住她的头发,Harley看见的只有发怒的Joker,几乎没有了之前那个戏谑的口味.她都能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多狼狈.
    "那就禁闭一个月吧."Joker甩开她,Harley被甩在地上,Joker临走时看了一眼她,Harley还是躺在地上没有动,像个被抽空灵魂的精致布娃娃一样,毫无生机.
    Joker努力忽视心中的异样,走出了.

    许久,Harley才从冰凉的地上爬起来,走到镜子前,一个巴掌印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出,Harley用手轻轻碰一下,马上疼的呲牙咧嘴,缩回了手.扬起脖子,脖子上的淤青显而易见.
    Harley叹气,走到床头柜里翻找出药物,涂抹在伤痕上.涂到一半Harley开始大笑,大笑后紧接而来的是哭泣.
    Harley都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哭过了,以前Joker这样对待都没有哭过,今天不知道怎么,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涌到心头,止都止不住.
    她是疯狂的沉迷Joker,不惜变成现在Harley,可她以为她的坚持能换来温柔,没有,她好像是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很像那种,先打一个巴掌然后再给一个红枣.
    她的好闺蜜毒青藤不解的问道:"小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着那个绿毛疯子,你完全可以靠自己,你的聪明我第一天就认识到了.",她现在也开始犹豫,自己还要继续跟下去吗.

    哭完后,挡不住浓浓的睡意,Harley睡着了.
    梦好像一点都不甜美,她一直在皱眉.
    Harley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帮她抚平皱起的眉,似乎起了效果,她的梦开始变得甜美.是谁呢?可她又睁不开眼睛,算了,Harley翻个身,又继续睡去.